欢迎来到北京苗禧堂医学研究院官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苗源养生
行业新闻

中国贵州苗医药博物馆即将开馆

时间:2016-10-09 点击: 字体:[ ]

尊敬的各位苗族医生:

    在贵阳建苗医药博物馆寻找苗医已经结束,共20人。为弘扬千百年传承的苗医药文化,助推贵州大健康产业发展,在贵州投入20亿建立的景区,有意向建立苗医苗药治疗、养生、保健、体验为一体的康疗区,我们将极力推荐苗医入驻,建立苗医激活联动平台。

    联系人:王炳忠(15180889766,贵州省文化厅非遗中心理论研究室副主任、贵州省苗学会副秘书长)

    邮 箱:316050188@qq.com


提高苗医的知名度  方便病人更好就医

整合苗医服务健康  促进苗医苗药发展  造苗医专业平台

 

 


 

 

苗族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之一,属蚩尤九黎部落氏族之后裔,苗医苗药见诸史籍很早,西汉刘向在《说苑.辩物》中记载:“吾闻古之为医者曰苗父”,“苗父"者谁,刘镜如在《中医史话》里说:“苗父……是苗族的巫医”。

有的学者认为,汉族文献所记的“苗父”,就是苗族传说中的“药王爷”。自古以来苗医苗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知医、行医者多而深受本族与外族欢迎。苗医药内容广泛,形式特殊。苗医认为,气、血、水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生病外为水毒、火毒所犯,内有情感,信念所动,或因劳累所伤或食物所致,并将疾病分为症和疾,辨证分类上有两纲(冷、热病)五经《冷、热、快、慢、半边》。在辨病立症上,把人体的疾病分内科三十六症,外科七十二疾,合称一百单八症。它包括了人体的消化、呼吸、神经、生殖、内分泌等十大系统,也包括了疾病的分科: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皮肤科、五官科、传染科、精神科等。

苗医学立症,是以民族的生活习惯、所见所闻为基础,形象具体,易于对症下药。如哈蟆症(肠梗阻)、老鼠症(霍乱)、飞蛾症(肺炎)、黄鼓症(肝病引起水肿)、黄肿症(钩虫病)、鬼见症(肋间神经和三叉神经痛)、哑巴症(破伤风)、翻眼症(颅内肿瘤)、鲤鱼症(尿结石)、勾手勾脚症(乙型脑炎)以及咳症(哮喘)、渴水症(糖尿病)等等。又如七十二症中的背花(肩疽)、萝卜花(翳目)、蜡烛花(阴茎癌)等。病名不仅形象,而且分类细致。在七十二疾的外科病中,疽一类分九种,疮一类分二十三种,痈一类分八种,疔一类分五种。苗医学认为,同一种病生长部位不同,病因不同,用药亦不同,因而见效快。湖南《凤凰厅志》记载:“苗医用草药,……或吞或敷,奏效最捷”。

    苗医学在长期的历史实践中,创造了经济、简便、速效的治疗方法二十余种。妇产科方面有“坐产分娩法”;治脓肿方面有“打火针疗法”(用针引术,切开引脓);治小伤小病有“桐油点烧法”,既可治病,又可防止感染;治骨折方面有“背椅法”、“双胳膀吊法”、“悬梯移凳法”;其他还有“蒸熏法”、“拔火罐法”、“药热敷法”以及“体育疗法”、“气功疗法”、“挑刺法”、“推摩法”等,临床效果很好。

    苗族医学的最高成就是伤科、肿瘤及慢性病疼痛病等杂症。苗族医师的伤科医术特别著名,如“刀伤枪伤,痛不可支,一经敷药,血痛立止,肿胀渐消,不数日而愈”的技术;严重的枪伤经敷药后,不但可使肌肉再生,而且可使弹丸退出。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曾对此称赞说:“子弹无足自退出,全凭苗医华佗功”。苗医伤科中的“正骨”,特别有名,疗效好,疗程短。正骨原则是生命第一、功能第二、肢形第三。方法简便,仅用小夹板固定,敷以伤药;一般骨折,二十天至一个月左右,即可痊愈,粉碎性骨折也可在二至三个月左右痊愈,功能可恢复百分之九十以上。

    苗医诊断病情有“四诊”,即望、号、问、触(切),也就是看望、号脉、问诊、摸触。看望就是观察病人各个部位的神色、征兆。号脉主要是号足脉或手脉,它将脉象分为十一种(中医分为二十四种),简便实用,利于传授。问诊就是询问病情、病史等。触就是触摸病人的有关部位。苗医诊病的歌诀是:“一主神态二主色,三视女男当有别;四望年龄看四季,五取腕部细号脉;第六细问再触摸,百病疑难有窍诀”。这些口诀可以说是苗医多年诊断的经验总结。苗医药品种类繁多,包括植物、动物、矿物和微生物类共千余味,苗药学发端久远,命名形象而具体,剂型多样,分类特殊,立方扼要、灵活,加工简易,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所用药物,疗效很高,且和中医有许多不同,“药色诡异,非方书所载,统称草药”。从药书经典中可以看到苗族先民对药物命名的痕迹,如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五十二病方》中,就有用来冶病的“答”。这个“答”,汉语无法理解,而苗语却很了然,现在苗语仍称“豆”为“答”,可见“答”是豆类药物。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有苗药名称二十余种,如“菊花”,李时珍直接注明苗名曰“毕华”,等等。苗药学对药物的命名,有的突出药物的特殊形貌,有的反映药物的特殊气味,有的则根据药物的特殊功效……总的特点是注重实际,命名贴切,易懂易记。

    苗药学主张多用生药,现采现用,原因是生药药性好,见效快。对不易采集而又有特效的药物,或采之晾干储存,或在庭园栽培,以备急需。对有毒药物或治疗需要加工的药物,炮制方法很多,有“蒸熟曝晒法”,如对“黄精”、“天冬”的炮制,减其猛性,使味变甘;“开水烫淋法”,如对“八角香”的炮制,去其毒性,又使果子不炸开;“石灰水渍法”和“尿渍法”,如对“三步跳”(半厦)、“耗子头”(草乌)的炮制,目的是去其毒性。此外还有“火烤法”、“火燎法”、“夜露法”、“酒制法”、“醋制法”等十多种。最特殊的是“身背汗蚀法”,就是将所采鲜药,洗净擦干,串之或装包放在贴身之处,利用人体温将药物燥干。对怕曝晒、怕火热的珍贵药物,如“百味莲”、“雪里见”、“八角莲”等,多用此法加工。

    苗药学的剂型与中医略同,也是根据病情、药性和条件“定型”,但是有简易、灵活、速效等特点。在用药上主张“立方扼要”,“一方一病”,一般一二种药一方,少数七八味药一方,如“白辣萝”(凤凰蛇药)专治五步蛇伤;“交馍降”(九木香)专治气管炎;“大蒜泥”(鼻嗅法)专治小儿肺门结核等,都体现了苗药学的民族特色。苗药单方很多,民间有“三千苗药,八百单方”的说法,如果加以统计,事实上还不止如此,仅黔西一带,就有单方200多个。

    苗药学的原则和理论来源于生活实践。药物的采摘原则是取其药性最高的部位:“春用尖叶夏花枝,秋采根茎冬挖兜,乔木多取茎皮果,灌木适当用全株,鲜花植物取花苞,草本藤本全株收,须根植物地上采,块根植物取根头。”对药性的使用,则用这样的口诀:“藤本中空能消风,对枝对叶洗涤红,多毛多刺消炎肿,亮面多浆败毒凶”;“补药味甘甜,止红(血)用涩酸,芳香多开窍,消炎取苦寒”。这些口诀,是苗药学药性理论的原则。

    有些药来自矿物质和动物,如朱砂、硫酸、白矾、虎、豹、熊、獐、刺猬等。处方简单,一般只涉及数味药物,计量亦不甚严格,有的疾病不需用药物而一般理疗即可见效。如治疗脓肿,可用“打火针”疗法或“拔火罐”疗法,也可用药物贴患处治疗者。又如治疗小孩消化不良或感冒者,可内服药物治疗,也可以用“推拿法”、“按摩法”治疗,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过去和现在,苗族中涌现出不少草医,大都是为祖传或师传,我国苗药内容丰富,贵州来自民间的国家审批的苗药方剂制剂154个,已成为全国民族药的品牌,民间苗医方剂更多,有待进一步挖掘整理传承发扬,服务人民健康。


来源:中国苗族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