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苗源养生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苗源养生
苗医特技

激怒疗法

时间:2014-09-30 点击: 字体:[ ]

情绪容易致病,亦可以治病,怒胜思,喜胜忧等等医理的实际应用古即有之,可今之医者却少有用之,今转发此文,希望能引起诸同道的重视,今人因传统文化的断代,老祖宗的经典被抹杀,大家才求生存的艰辛历程中面临社会压力,家庭压力,情感压力常常会出现类似的情志病变,情志不畅,心态不好,恼、怒、怨、恨、烦,羡慕、嫉妒、恨,则所患之疾百药难愈。  

     民族医中医一向提倡仁心仁术,不仅留下了很多治病救人的故事,有的时候医生为了救人要冒很大的风险,甚至要赔上自己的性命。战国时期的名医文挚就是这样一位医生。这件事记载于《吕氏春秋》之中,它的出现与中医关于七情之间互相制约的理论有关系。

中医学记载,心主神明,五脏之中的其他四脏,也不同程度地主宰精神思维活动。

比如,中医认为肺藏魄 整体观念整体观念

天气 地气 气立 天人相应 辨证施治 理法方药 标本 阴阳 阴阳学说 阳气 阴气 生之本 阴阳对立 阴静阳躁 阳化气 阴成形 阴阳互根 阴阳消长 阴阳转化 重阳必阴 重阴必阳 阴平阳秘 五行 阴阳自和 五行学说 木曰曲直 火曰炎上 土爰稼穑 金曰从革 水曰润下 五时 五方 五行相生 母气

我们说这个人有魄力,或者说那个人有气魄,这就来自于民族传统医学的认识。苗医坚信,肺主气,使呼吸。气是人体活动的动力,也是血液运行的动力,没有气的参与,各种生理机能都不可能实现。肺气强盛,气就强盛,人才能有气魄,有魄力。肺气之旺主导并挖掘人的潜能。

相互相成,平时大家听到有人说气死我了,快把我服气炸了。也就是人在情致的左右下,肺快速接收到副能量导致人潜在的爆发力,同时也直接主导着我们的血液循环,从而导致气滞血瘀致病疾。

肝藏血,肝藏魂。肝血充足,人就机灵,多智谋;肝血不足,人体不仅筋骨无力,而且灵魂不活,缺乏智慧。

脾主运化,藏思虑,脾的运化功能健壮,人的思虑就容易深入,谋略高妙;脾的运化功能差,消化吸收不好,天长日久,就能影响一个人的思虑过程,就不能有好的谋划举措。

肾藏精,也藏志,志就是记忆。一个人有很好的记忆能力,与它的肾藏精的功能是分不开的。肾精能够化生肾气,肾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并且,肾主骨,肾主皮毛、肾主牙、生髓,通于脑。可见,肾精肾气反映的也是全身的精气储存情况,只有精血充盛,肾气充满,人的记忆能力才能提高。不可想象一个肾气衰微,精血亏虚,生命力极为虚弱的人,可以有好的记忆功能。

万年苗药、千年苗医马王堆发掘有所记载,为人的精神思维与五脏有关,所以,传统医学称五脏为五神脏

一个人,如果出现认识、思维、谋虑、记忆、胆识等方面的问题,民族医往往根据不同的表现,可以分别从不同的脏器入手,进行调理,从而取得良好的效果。而不是现代医学对于精神萎靡,神经衰弱的都给予维生素、谷维素;精神亢奋,失眠烦躁的都给予镇静安神。尽管兴奋与镇静,可以安抚许多身心不适的人,但是,也不是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博大精深的心身医学,有许多内容等待着我们去挖掘、发扬。

比如,民族所记载,心在志为喜,又说过喜伤心,喜胜悲;肺在志为悲,过悲伤肺,悲胜怒;脾在志为思,过思伤脾,思胜恐;肝在志为怒,大怒伤肝,怒胜思。

也就是说,喜怒忧思悲恐惊是人的正常情绪,但是,不能太过分。如果放任任何一种情绪滋长,就会产生疾病。

不同的心理疾病,可以用不同的情感来治疗,这一有针对性的心理情绪治疗,目前还没有引起现代医学的重视。现代医学还沉浸在浮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里,把许多问题都归结为恋母情结恋父情结,甚至把性的因素无限扩展,试图以此解决一切心理问题,这远远不是中国的传统医学,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也是格格不入的。

用激怒的方法治疗疾病,据文献资料,最早记载于《吕氏春秋·至忠篇》,此后曾经被广泛地运用,效果虽然非常好,但是由于有悖人伦纲常,也曾经引起许多人的误解,甚至因此而造成医学家的人身伤害,或者医学家为运用这一方法而献出宝贵的生命,使我们不能不对中医学的博大精深,发出由衷的感叹。

吕不韦记载说,战国时期的齐闵王(公元前301—279年在位)有病,多方医治未见效果,因此去请宋国的名医文挚来诊治。

文挚不愧为当时的名医,他经过询问得知齐闵王的病情之后,反复思谋,觉得只有用激怒的方法进行治疗,才会治好齐王的病。但是,如果激怒了齐闵王,自己的性命就难以保住,因此他犹豫不决。

齐王的太子苦苦哀求,要文挚前去治疗,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发生治罪的事情,他的生命安全完全有保障。

文挚出于治病救人的天性,也是被太子的真诚所感动,就决定给齐闵王治疗。因此,约定了进行诊治的日期时辰。

大家可以想见,一个国家的国君,怎样才能使他发怒呢?而且,小怒于事无补,大怒发作起来就难以收拾;恰倒好处的发怒,是十分难以做到的。

天子之怒,伏尸千里,血流成河

天子之怒,君王之怒,岂是那么好玩的吗?!不亚于虎口拔牙。

话说文挚答应了给齐闵王诊治请求,病中的齐闵王就期盼起文挚的到来。可是,一等不来,二等不来,三等还不来,迎接的使臣换了一批又一批,欢迎的宴席做了一次又一次,左等右等,文挚就是不来。

各种推脱的理由都很勉强,齐闵王逐渐由期盼转为愤怒:

他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地位,要土地,要美女?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可奇怪的是,他答应得好好的,为什么就是不动身呢?

瞧不起寡人?敢蔑视寡人?!一个小国的医生,有什么了不起?!等寡人的病好了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经过漫长的等待,名医文挚终于出现了!

只见他慢慢腾腾来到齐王的塌前,既不下跪,也不施礼,傲慢地穿着鞋子,登上了齐王的睡塌,一脚踩在齐王的睡衣上。

齐王的愤怒爆发了,一把推下文挚,大吼一声:

左右快给我拿下!这等无耻小人,竟敢如此无理!

齐闵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叫大骂,多日卧床不起,沉思不语的齐闵王不见了。

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满面怒容,高声断喝的国君,一个决胜千里,不可仰视的齐闵王。

被捆绑的文挚,眼里没有哀求,也不辩解,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的诊疗活动,都是精心的按排,太子知道!

太子被齐王的转变震慑住了,吓得言无伦次,裤裆早就被尿液浸湿了一大片。

他的辩解,齐王听也不听。

齐闵王要生烹文挚!

帝王的残忍之性终于爆发,没有人能够阻止,也没有人能够挽留,一代名医文挚竟然落得被活活蒸死,岂不悲哉!

然而,文挚虽然去了,为了他高尚的事业而献身。但是,他开创的用激怒的方法治疗忧思病的方法,并没有失传,而是被后来的中医加以继承,并进行了创新,推广使用了。

三国时期的华佗就有类似的案例,而且后果也好得多。

根据《后汉书·华佗传》和《三国志·华佗传》的记载:

一个郡的郡守患病,请华佗治疗。

华佗经过诊察,仔细分析病情,认为只有经过大怒之后,才有可能治愈他的疾病。

于是,华佗就多收郡守的钱财、诊金,却不给他什么治疗措施,不开方药,却留下来一封信,在信里大骂郡守。

郡守一见这种情况,怒从心头起,恨由肝胆生,立即派人追杀华佗。

郡守的儿子知道底细,阳奉阴违,假装已经派人去追,实际按兵未动。

郡守怒发冲冠,不可遏止,气往上涌,一张口,吐出来一口黑血,腥秽难闻,此后又连吐数升污血,久治不愈之病,由此豁然而解。

华佗继承战国名医文挚的治疗方法,奏成良效,也没有因此受到人身伤害。但是,没成想树大招风,三国枭雄曹操竟然因为他恃才傲物,服务态度不好,借故将他杀害了。

华佗高超的医术,不但没有给他带来好运,还因此成了曹操杀害他的借口,怎不令人悲愤叹息!当八岁就能称象的神童曹冲,因病情危重诸医束手,终于命丧黄泉。曹操这时想起了华佗,他老泪横流,捶胸顿足地说:吾悔杀华佗,令此儿强死!

司马迁在写《史记·扁鹊传》的时候,对于扁鹊因为技术高明,被人暗害的不幸遭遇,极为愤慨地说: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技见殃老子曰:美好者,不详之器。岂谓扁鹊等也!

本来,美好的善举,应该得到人们的赞美;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应该得到老天的好报。可是,世俗的丑陋、谄媚小人,却疾贤妒能,中伤陷害贤能的君子,岂不可恨?!尤其可恨的是,他们卑鄙的计谋,常常成功,真是令人叹息不已。司马迁更是感同身受,怎能不感慨系之?!